比特币的崛起(十七)


看起来,比特正在蓬勃发展中,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进场,意料之中,但比意料来得更快的是,当局的监管说来就来。

强压之下,好多比特币公司被迫停运,比如Bitinstant、Bitpay、Coinbase等,均被勒令停业,镜头上闪过一张张CEO们忧心忡忡的面孔。

2013年7月,某天的电视新闻上,漂亮的女主持人说:比特币的光辉岁月就要结束了.....这话何其耳熟。

这10年来,比特币被死了一回又一回,2013年的时候,还算早期的“死”。

当局相关机构的负责人也公开承认,监管条例总比技术革新要慢,前者总是跟不上后者的脚步。这是实话,似乎还透着一丝良心。

但现实就是现实,这位负责人也说,除非立法能及时跟上,否则,以上那些比特币企业都只能胎死腹中。

新法规起草至少需要一年,还得种讨论各种定稿,让人根本不敢预期时间。

Bitinstant的创始人查理对着镜头坚定地说:我不想就此放弃,I will fight till the end of bitcoin(我为要比特币战斗到最后一刻)。

这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我们都不陌生,当年的九四,今年的3.12,还有种种有原因或捕风捉影的瀑布,被暴风雨一次次击打后,我们的信念倒是没衰减,就是账户越来越干瘪。

跟查理同时期的比特币创业者们,经营中一直都很谨慎,有人每天花费数千美元请了法律顾问,有人一半的公司成员就是律师,这么做就是为了自己不要触碰法律红线,毕竟大家都戴有色眼镜看待这个领域。

查理誓要为比特币战斗到最后一刻,一语成谶,这一刻很快就来了,2014年1月,查理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开完峰会回来,刚一落地就在机场被捕。

不管他承认不承认,反正他获罪的理由是在黑市上洗钱,涉案金额为将近100万美元的比特币,被判处监禁两年。2016年出狱后,他似乎就此远离了人们的视线。

我们不怕暴风雨,但我们真地不欢迎暴风雨。我们太难了,这些年。丹尼尔用镜头忠实地记录下了比特币初始期的各种热血,激情,以及艰难。

丹尼尔的比特币营生也越来越举步维艰,我们下篇再说。

分享到